欢迎访问巅峰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体育新闻 > 新闻正文

哈萨克族—驯马最早的民族

时间: 2020-02-14 11:46:38 | 来源: 新浪体育 | 阅读: 294次

汉画像砖

汉画像砖

“蹄声飞扬的潮脉,幻化成横刀立马的图腾。我考证草原的初始,就是从一匹马开始,就是从那些穿越草原,穿透灵魂,令生命沾满草韵的马开始。马在风中,我也在风中,坚韧的草原迎风而立,马头的方向,就是我阅读草原的方向——”(引《草原之马》作者:海浪)

你想撩开西域神秘的盖头吗?请跟我,骑上马,跨维度,白驹过隙来个时空穿梭吧!

今天,我们将挑战人们对西域的时空限制,打开上古卷轴,触摸西域遗珍,开始迷人的文明之旅。

汉画像砖

新疆伊犁地区的哈萨克族的祖先与塞种人、乌孙族有着直接的血缘关系。“乌孙”在哈萨克语中是“联合聚集”的意思,塞克、哈萨克、哥萨克,实为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同一个族源。乌孙国在古西域三十六国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自伊犁河流域到玛纳斯河一带,乌孙的南面与天山以南的城郭诸国相邻,西边是大宛;西北是康居,东接车师。人口约有六十三万,兵丁十八万。该国曾出现过两个在草原游牧民族历史上杰出的国王,令号称“控弦30万”的匈奴大军不敢轻易进犯。一个是使乌孙复国、安邦的一代名王--猎骄靡,他传奇的一生被载入维吾尔史诗《乌古斯克可汗的传说》中;一个是乌孙鼎盛时期的一代名王--翁归靡,他联合坚昆、丁零等国以及汉朝,连年出击并大败匈奴,此后匈奴元气大伤,一蹶不振。

乌孙国建有“冬都”、“夏都”两座都城,冬季在赤谷城(“冬都”,今天的吉尔吉斯坦的伊塞克湖)游牧,夏季在汗草原(“夏都”,今天的特克斯河流域)游牧。据史书记载,乌孙王在“夏都”为迎娶汉王朝细君公主而建造了仿汉宫殿。当时称“夏都”为“汗草原”,汉朝时期的细君公主、解忧公主相继远嫁乌孙国,抵达“夏都”汗草原,使得这片她们曾经生活过的土地充满神奇和浪漫色彩,留下了许多美丽的传说和故事。据专家考证,汉代乌孙国“夏都”故地在特克斯县城以东38公里的喀拉达拉乡的河谷地带,也就是现在正在建设的恰甫其海水库上游。

岩画

乌孙古道北衔准噶尔盆地,南控塔里木绿洲,是贯穿天山南北的咽喉。自汉朝起,乌孙国使臣就是经此通过龟兹国去汉朝的。这里也是匈奴势力出入的要道,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所说的乌孙古道,指的是黑鹰山乌孙古道。所谓乌孙古道其实是有许多条的,包括现在的夏特古道、(孟坷特)乌孙古道等等。这里是中国最早的“军垦”地,是成吉思汗西征集结大军的地方,存留过林则徐、邓廷桢等历史名人的足迹。更有昭苏县的格登碑,见证了清政府平定准噶尔部达瓦齐分裂割据势力,维护国家统一的历史。

《汉书·西域传》说,乌孙“国多马,富人至四五千匹”。公元前119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后返回长安,乌孙王派了数十名使者,携良马数十匹与张骞同归汉朝。《史记》中记载,十多年后,乌孙王又派使者,以千匹精选的良马为聘礼,要求同汉朝联姻。武帝允其请,先后将江都王刘建的孙女细君公主、楚王刘戊的孙女解忧公主嫁与乌孙王。

乌孙马的大量引进,无疑加强和巩固了汉朝的军事、生产和交通运输等综合实力。汉武帝得到乌孙马后,即兴题书:“天马行空”。后来,汉武帝又得到比乌孙马更加强壮的大宛马,于是又将“天马”的美称授予大宛马,而将乌孙马改称为“西极马”(现在的伊犁马),并作《西极天马歌》云:“天马徕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千古传为佳话。李白曾为乌孙马作《天马歌》:“腾昆仑,历西极,四足无一蹶。”可见当时的乌孙马,风驰电掣,是何等神骏!


伊犁天马

自古以来,哈萨克人就有了“勇士的翅膀是骏马”的谚语。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征服驯化了马的民族,是哈萨克族,他们的祖先乌孙人是亚欧草原通道上的杰出民族。

哈萨克马生活在天山山脉北麓丰茂的草原上,历史上曾渗入外血,经哈萨克族长期培育而成,当地习惯上称近代改良过的马为“伊犁马”,而未经改良,体尺较小的土种马为“哈萨克马”。

哈萨克人尊驯服马的罕巴尔为“罕巴尔神”。哈萨克人在培育和驯养马的时候要祈求罕巴尔神的恩惠。

马的驯化起源于约6000年前的欧亚大陆草原西部和丘陵,证据可以追溯到大约5500年前位于哈萨克斯坦北部Aiyrtau县Iman-Burluk水的柏台(Botai)村。此处是哈萨克草原和丘陵的北部,伊希姆河中游的水库地区,土壤呈干燥沙质,但有很多小型淡水潭,北边有细薄的树林;气候为大陆干燥气候,现在夏冬温差达到40-60摄氏度。这里的草原土质为酸性,常有大风,难以进行农耕,但不缺淡水,适合渔猎生活,是古代野马的活动之处。


郎世宁绢本设色八骏图

哈萨克斯坦的柏台地区和周围草原遗址发现很多马牙和马骨,以及马骨制造的渔叉,另有石斧和陶片,陶片上存在脂肪污点,经检测确定为马奶脂肪酸的残留遗迹。在马骨上有石斧的痕迹,还有的马骨上有象征性的刻纹。这说明哈萨克人捕鱼、吃马肉、制马乳,把马骨用作工具,也将马作礼器,杀马祭天,进行祈祷、祭祀或占卜活动。

这一新石器晚期草原文化,展现了亚洲草原驯化马的过程。与其他动物一样,马匹的驯化从狩猎开始,逐步到捕抓幼马、再到豢养驯化,这种从狩猎到牧业的演化过程,曾发生于许多地区的远古社会。

马群

这些大量考古发现,充分说明早在公元前6千年前后,哈萨克族的先民塞种人就开始了驯养马匹。哈萨克族以畜牧业为生,终年逐水草而居。冬季游牧新疆境内,夏季转场迁徙到中亚一带。现在位于中亚草原上的大片领土,在《尼布楚条约》签署前属于中国故土。清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中俄划定国界,部分哈萨克族定居新疆,国土虽然被丧权辱国的清政府拱手让人,但联系在新疆伊犁与包括现在哈萨克斯坦在内的中亚各国,跨境民族哈萨克人之间,从血缘关系、语言文化、宗教信仰、民风习俗上是一脉相承的,扯着骨头连着筋、割舍不断的。因此,笔者认为,哈萨克族是第一个驯服了马的民族,没有一丝牵强附会之意。

( 航空旅游报)

新闻标题: 哈萨克族—驯马最早的民族
新闻地址: http://www.dianfeng2017.net/tiyu/736588.html
新闻标签:乌孙  西域  哈萨克族

[哈萨克族—驯马最早的民族] 相关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