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巅峰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新闻 > 新闻正文

账上有10亿也要搞裁员 有多少公司撑不过春天?

时间: 2020-02-14 07:41:03 | 来源: 大猫财经 | 阅读: 338次

账上有10亿也要搞裁员!有多少公司撑不过春天?

作者| 猫哥

漫长的春节假期非常的难熬,根据疫情的发展状况,每周一个“复工通知”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大家都很难,员工在算日子复工,而精于算账的老板们也不容易,算来算去,“这是离死不远了”。

于是朋友圈的段子也层出不穷:假期延长、延长、延长,然后“公司没了,不用回来了”。

01

在第一个复工周期间,西贝董事长贾国龙为自己的西贝算了一笔账,疫情还在,西贝在全国60个城市的440多家门店基本上已经停摆,2万多的员工复工无望,别说营收损失了,就是自己贷款发工资,也不过能挺3个月而已。

在现有的情况下,贾国龙给西贝的“预期寿命”是3个月,而吴海给自己公司的寿命则更加精确——2.176个月。

吴海的这番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的感叹,来自于他自己的一篇10万+长文《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这是吴海很擅长的,在2015年的时候,吴海就因为一篇《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而爆红,一篇对总理的公开信,不仅得到了回应,还让他坐上了中南海研讨会的桌前。

而当年让他经历憋屈的桔子水晶酒店,已经从他这个“代孕妈妈”的手里卖出去了,为此喝醉的他“还在马路上睡了一宿”,而现在他所说的自己做的中小微企业,是他新的创业项目“魅KTV”。

吴海的账单也很简单,直接晒出了魅KTV的每月经营固定成本,人力、房租、安保、宽带,仅四项成本,每月固定支出就要551.54万元,而现在自己账上的现金只有1200万了,现在不能营业、没有收入,简单的算术题下来,很容易就得出了2.176月的这个结果,这还仅仅是总部和直营店的数据,还有很多在筹建的和加盟的,总计100多家呢。

按照吴海的说法,“4月份我们会死翘翘,除非投资人接着投钱”。

魅KTV还在苦熬着,一旦破产,就有1500人要失业,投资损失也要4亿多。

02

肺腑之言也好,哭穷也罢,吴海的一番话,戳到了很多人的心,“钱是好东西,希望我也有”,但是现实总是很残酷。

2月10日复工第一天,新潮传媒集团宣布减员,这大概是第一个大方“官宣”裁员的公司了。“减员”涉及500人,包括20名干部,而裁员的标准也是老说法“绩效考核的末位淘汰”。

新潮传媒是做电梯广告的,发展还是很不错的,在1月份还以150亿的估值,进入了胡润中国民企500强,在罗振宇的跨年演讲中,它是罗胖口中“享受苟且红利、重新定义电梯价值”的梯媒独角兽。

独角兽还算有钱的,但害怕缺钱。

按照CEO张继学的说法,新潮传媒的账上还有10亿现金,但是如果收入归零,那么也就够新潮传媒活六七个月而已。

裁员的同时,也在降成本、卡死现金流,能留下来与新潮传媒“共存亡”的,也要“自愿”降薪15%,延缓绩效的兑现。

无论是2.176个月倒计时的魅KTV、“只能挺3个月”的西贝还是“能够活”六七个月的新潮传媒,能活多久都是现金流决定的,但独角兽尚且如此,中小企业更加艰难。

根据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以及北京小微企业综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对中小企业的问卷调查结果,账上现金能够维持2个月,就已经跑赢了34%的企业、与33.1%的企业并肩了,而只有9.96%的中小企业能够维持6个月以上。

03

难,但是熬着,但毕竟现在不是所有人都有苦熬的资本。

2月7日,K歌之王北京旗舰店总经理发了一份内部信称,K歌之王的正在承受巨大的财务压力,经过研究决定,2月9日与全体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并对后续的薪酬发放和社保缴纳做了一系列的安排,月底前发一半,复工后再发另一半。

如果这个方案30%以上的人不通过,那么公司会进入破产清算,总之倒闭已经成为了定局,而在点评APP上,已经显示了“歇业关闭”。

与魅KTV相比,K歌之王算是中高端KTV的先驱了,“上海滩娱乐教父”杨伟鸿一手打造的,手里的娱乐圈资源,上海的静安店开业的时候,陈冠希曾来现场剪彩,一众港星遥祝开业大吉。

而北京的K歌之王也曾是北京工体这条街上“最亮的仔”,在K歌之王偶遇个把明星,不算什么事儿,夜店江湖上一直流传着他的传说,还是“为人低调的网红小王”的王思聪曾在这里被拍到一掷千金,一晚的消费单据就6张,合计250万。

一人消费,就接近吴海的魅KTV近半个月的营业成本了,除了说王公子的消费能力外,K歌之王的吸金能力也可见一斑。

但是,K歌之王度过了王思聪都被限制高消费好几次的2019年,却没能熬过以新冠病毒开局的2020年新年,江湖传说也只能成为曾经了。

04

熬不过的,哪是只有KTV,在这个春节期间,取消的娱乐活动除了大型的庙会,原本的春节档下线,各大电影院空了,KTV、游戏厅、网吧这样人员密集的娱乐场所,也都关门歇业了,教育部门一直盯着的教育培训,也在这个寒假里面熄火了。

2月6日,北京下了一天的雪,线下教育品牌兄弟连的创始人李超在那个寒冷的雪天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上宣布了一个令人难过的消息,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同时员工全部遣散,在全国其他城市运营的校区,更换品牌或者自主创业都行,从此两不相干。

本来兄弟连就已经不太行了,生死命悬一线,李超把赌注押在了新一年里面,所以在2019年不断压缩成本、缓发工资,为的就是在新一年里面能够打一个翻身仗。

然而,病毒爆发,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手里没钱的兄弟连,死于北京的这场大雪天。

05

归根究底就是俩字——没钱!

K歌之王和兄弟连,可能全国人民都知道他们失业了,但是更多的扛不住的公司,只能悄悄关门。

有微博博主晒出了一批员工的尴尬遭遇,自己可以安心在家闭关抗疫了,因为公司已经解散了。

而有人等到了复工,已经开始了在家办公,但也没有逃过这样的命运,他被告知公司倒闭了,没有现金流,员工可以开始找下家了。

未来整个疫情期间,大家都会很难,会哭的已经找到奶吃了,西贝已经从银行那里拿到了扶持的贷款,吴海晒账单“哭穷”的同时,已经开始用自己的影响力提出政策建议“求救”了。

最近,一些中小企业主已经开始“咬文嚼字”了,毕竟从疫情开始至今,财政部、人社部、科技部、文旅部以及各省市,从中央到地方,已经有100多条支持性的政策发布,每一条政策都需要“学习”。

比如符合条件的企业可以减房租,那么怎么样才算符合条件?社保的费用可以延后缴纳,那么有没有什么减免?又或者税收优惠能优惠多少,失业保险返是什么标准......

一个小企业的老板对猫哥讲,可以求救的时候,我能拉下脸来求,自己能抓住的机会我也想抓住,希望我的员工也能跟我一起努力,挺过去了还行,挺不过去,就......

“还是希望大家都能挺过去”。

新闻标题: 账上有10亿也要搞裁员 有多少公司撑不过春天?
新闻地址: http://www.dianfeng2017.net/caijing/735676.html
新闻标签:有多少  裁员  要搞
Top